快捷导航
查看: 6741|回复: 0

FGO原创小说之你不知道的世界观

[复制链接]

18

主题

19

帖子

19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98
发表于 2018-4-28 23:4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FGO原创小说之你不知道的世界观
[size=0.13]1
  那是,世界重生的景观。
  「啊……请看看这景色,前辈。」 
  被火焰焚烧的一乾二淨的世界,正逐渐接受光辉重生。简直如同创世的神话一样。
  「真的很漂亮对吧?」
  感动得流下泪水,那是一个纯白色的短髮少女。
  少女满身是伤,她的手裡,拿著一个很破旧、甚至断裂成两半的物品。
  相信如果不知道那东西本来样貌的话,无论是谁都猜不出来吧?
  「历经了那麽久,终于成功了呢……跨越了各个时代,集结了无数战胜欲望跟兽性,闪耀的希望之星。能做到这件事情。这都是多亏前辈的功劳。」
  少女坐了下来,用手触摸著某个『已经烧成焦黑』的某种东西。
  「……接下来会有什麽样的事物在等待著我们呢?前辈,那个……前辈会遵守约定,带我去看看和平的日本、还有盛夏的沙滩?没错吧?」
  理所当然,那个东西没有任何回应。但是少女仍然留著泪水,继续说著:
  「我是第一次,度过像一般女孩子那样的生活……我很不安啊,毕竟作为servant。
  人家……还是很不成熟啊……需要前辈、前辈的引导才能够……」
  终于,从感动化为悲伤。少女不成声的哭喊了起来。
[size=0.13]2
  那是有如同撼动世界的哭泣。
  「为什麽!为什麽!人理已经修复了不是吗!这一切都是假的对吧!必须赶快让前辈接受治疗啊!
  博士、达文西酱,为什麽前辈还没回复原状!快送我们回去加尔帝亚啊!
  要赶快、要赶快治疗才行啊!」
  放下手中破损的物品,少女愤怒的捶打著逐渐复甦的土地。
  耳朵好像听到某种杂音一般的声响,但最后那声音也消失了。
  「呐,前辈!快点醒醒、求求你快醒醒!醒过来对我开玩笑,甚至说我的胸部是棉花糖都没关系!」
  当然,那个东西还是不会有任何回应。
  甚至还逐渐碳化,化为粉尘。
  少女的表情染上绝望,看著眼前复甦、彷彿接受祝福的世界。
  自己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景色,世界的规则被修复。人类会继续往前走下去。
  相信著人类在累积错误的同时,也会创造出有意义的事物。
  少女在这样的历程中,感受到了各种意义的人性。
  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对国家的热爱,对善恶的定义,无以回报但是甘之如饴的爱情。对踏出未来步伐的选择。
  以及人理的希望。
  少女体会到许多,一辈子搞不好都体会不了的事物。
  人性之中体会到自己的感情,她应该要、或者该说绝对要珍惜才对。
  但是现在不一样。
  少女只是单纯、真的只是非常单纯的……
  诅咒著这一切。
[size=0.13]3
  「这些东西、这种东西不值得前辈奉献自己的性命,为什麽……为什麽是前辈!」
  少女如此哭喊著,这是第一次,有著跟她遇到的那个敌人一样。
  认为人类愚不可及。
  但是她知道这样不行。
  这等于否定了自己最尊敬、最喜欢的前辈。
  少女做不到这样的事情。
  但是这份诅咒、这份憎恨究竟该往哪裡去呢?
  少女的脑海中,只有得到一个答案,于是她看著天空。那逐渐消失的异样景色呐喊著:
  「圣杯!万能的圣杯,造成英灵之间互相争夺!万能的许愿装置!
  如果你认为,我们这段旅程有著那麽一丝的价值、如果你认为,我这破烂不堪的身体还有那麽一丝用处的话!
  我将我的一切奉献、全数奉献!所以拜託!」
  再给我一次机会,只要再给我一次机会就好!
  这一次,一定会守护好的!
  所以——!
  从来没有任何愿望的少女,有生以来第一次的。
  打从心底许下心愿。
  「请起来,在一次对我露出笑容吧!」
  然后,世界转暗。
  「快起来!」
  「呜噗!?」
  肚子受到了强烈的衝击,自己的眼前似乎染上一片血红。
  「哥哥,音也哥哥起来、快起来!」
  但是那样还没有完,自己的衣领被人抓住,甚至开始不断摇晃。
  「喂,不要摇晃!就说了不要摇晃啊浑蛋!」
  被称作音也的少年猛然起身,当然作为代价的是在自己身上的某个女孩滚了下来。
  「好痛!?」
  「会痛就好,还有小奏要我说多少次?不要直接跳到我的身上来。」
  「诶~~可是不这样哥哥不会醒过来啊~」
  被叫做奏的女孩都起嘴巴,她现在只有六岁这样做到还没什麽问题。但是换言之这意思就是表示她不会改正。
  「……话说我不是有把门锁起来吗?小奏你是怎麽进来的?」
  「玛丽亚姊姊给我万能钥匙。很厉害吧~」
  自己不知道究竟哪裡厉害,可能是这年纪的孩子对于万能这个词彙感到开心的原因吧?
  「是~是~……那家伙究竟是从哪裡弄到钥匙的?总之我起来了。快出去我要换衣服。」
  「嗯!哥哥早安!爸爸去上班了,妈妈要你赶快下来之饭,今天玛丽亚姐姐也在喔!」
  「好好~总之快滚。哥哥要换衣服。」
  抚摸著女孩,自己妹妹绫濑川 奏的脑袋。少年绫濑川 音也打了一个哈欠,随后把人赶了出去。
  并不是因为换衣服会被人看到的关系。而是因为音本人不希望让妹妹注意到这件事情。
  也就是自己正在哭泣这件事。
  「……如果让小奏知道,绝对会认为是自己的错吧?」
  这年纪的孩子只要别人哭,不知道为什麽就会跟著一起哭。实在很麻烦。
  不过那也是可爱的地方。
  「可恶、泪水流个不停。」
[size=0.13]5
  擦拭著泪水,音有一股打从心底涌现出来的哀伤。
  当然自己也知道,这哀伤不用太久就会自己停下来了。
  「那个梦是怎麽一回事啊?」
  从七月开始就一直停不下来。已经持续将近一个月了。
  几乎是每天晚上,都会梦到。
  一开始确实是吓的不清,但是时间一久也习惯了。
  「该不会是前世的恋人……说笑的。」
  如果是这样那也真的很可悲,说真的梦境裡的那个东西。没有那名少女喊著前辈的话,还不知道那是人的尸体。那个东西就是有那种惨状。
  不过,话又说回来那个少女……
  「真的很可爱啊。」
  稚气未脱的脸蛋,以及姣好的身材。能够满足男孩子喜好的部分全部都有。
  简直就像是刻意打造、却又不失均衡的艺术品一样。
  「好痛!?」
  忽然间,自己的左手背上有点刺痛。
  仔细一看觉得有些红肿。应该是刚才被小奏压到的吧?麻麻的……
  「还是赶快换衣服吧。免得玛莉亚又要生气。」
  「是啊,我又会生气的……阿音~」
  「喔!?」
  脱下衣服到了一半,自己的身后出现了声音。
  那是一个褐色双马尾、水蓝色瞳孔。身材矮小的少女。
  她的名字叫做玛丽亚,虽然有著藕断丝连的关系。但简单来说就是青梅竹马。
[size=0.13]6
  「不对,说青梅竹马感觉也很奇怪。」
  「想说你这麽晚不下楼结果是在是否定我们长达十年以上的交情吗!?」
  青梅竹马惊愕的吐槽著,然后隔了没多久,又像是害羞一般的摸著脸颊:
  「还是说……阿音想突破青梅竹马的关系?」
  「嗯?没有啊?什麽突破关系?」
  就像是在期待什麽一样的,不过理所当然的——
  「是啊……阿音就是这样呢。」
  虚幻就是虚幻,除非遇到什麽天摇地动的灾害。否则不会有所转变。
  玛丽亚无奈的垂下身体,说真的这种样子已经让她本来就很矮的身高变得更矮了。
  今年跟自己一样十六岁了,身高却不满一百五十五。虽然对某些兴趣的人来说可能会觉得很讚,但是这样下去作为青梅竹马,音比较担心的是她的健康问题。
  「话说阿音,吃早餐了。今天是你最喜欢的日式早餐喔。还有伯母弄得,醃渍的刚刚好的萝卜跟美味的纳豆喔!」
  「我常常在想……玛丽亚是英国人吧?」
  「怎麽现在才问这种问题?我是货真价实的英国人啊。」
  要不是那髮色,自己真的很想说骗谁啊。
  顺带说明那并不是自己最喜欢,而是这家伙最喜欢的早餐风格。
  而且,不是只有这样。
  「一个会在房间、看著日本古装剧,只要有新的拉麵无论大坂京,甚至冲绳都会杀过去,最夸张的莫过于会在房间裡面放金太郎肚兜的英国人?」
  「哼哼~那个肚兜可是真品喔!」
  「真品的头啊……一个女孩子房间裡面放这种东西不会不好意思吗?」
  「不会!」
[size=0.13]7
  ……音也差不多想放弃了。
  玛丽亚跟音也之间的认识已经有长达十年以上的交情。
  从小就是住在隔壁的邻居,到高中也都是同一所学校。甚至班级还没有分开过。
  私底下被朋友戏称夫妇已经不是只有一次两次而已了,但是很遗憾音也并没有这种感觉。
  因为——
  「好了,赶快吃完早餐。今天要去扫墓的对吧?」
  「……我可以不要去吗?」
  「说出这种忘恩负义的话的是这张嘴吗?」
  「呜呜!?」
  脸颊被玛丽亚捏了,而且很大力。
  「切嗣先生离世也已经超过十年了!在孤儿院的大家都遗忘的现在,我们更是应该抱持著感谢之心啊!」
  「我知道、我知道啦!不要再捏了!」
  因为,看在音的眼裡。玛丽亚跟自己的关系恐怕不是用青梅竹马的来形容的複杂。
  听说在两人两岁的时候,冬木市发生了一场,在后世被称之为冬木市大火,超乎常人想像的灾难。
  两人的双亲就此逝去,但是两岁的孩子怎麽可能独自逃跑。说不定连走路都很不稳。
  只是运气很好的,两人都被保护了。最后被送往孤儿院。
  那间孤儿院好心的收留了跟自己一样,因为冬木大火而失去家人、无依无靠的孩子。
  然而多了无数张嘴巴要吃饭,以及无数开销的孤儿院几乎都快撑不下去。
  在这样的时候,有一个叫做卫宫切嗣的好心人。捐了一笔非常大笔的捐款到了孤儿院。
  那是足够让所有孤儿都能够受人领养,甚至还得到了直到出社会之前的庞大金额。
  众人感谢著他,各自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直到数年后的某一天孤儿院发来了通知。
  那就是卫宫切嗣病逝的消息。
  院方希望所有人都能去扫墓,藉此感谢他。
  但是除了年幼所以没印象的音以及玛丽亚之外,大家都不太想回忆起那件事情。因此几乎缺席。
  因此这样,玛丽亚一直坚持著两人必须代表孤儿院去扫墓。
  而且还特地挑选了非固定的时段,就担心卫宫切嗣的家人伤口再次被挖开。
[size=0.13]8
  「切嗣先生,他是最忠实的武士典范!」
  「那只是你的错觉。」
  哥哥姐姐,快点来吃饭了!肚子很饿!
  听到楼下传来抱怨的声音,这才让两人发现时间已经过了很久。
  「快点换完衣服吧,然后,等等扫墓阿音你先出发。我搭下班巴士就好。」
  两人搬来的地方离冬木有一段距离,就算搭乘巴士也需要四个小时的时间。
  而且那般巴士只有早中晚各一般会到那边而已,只要错过早上这一班基本上到那边就已经是晚上了。
  你这不是跟刚才说的话完全不一样吗?
  本来想这样说的,但是自己也从玛丽亚露出的苦笑之中得到答案。
  「又是叔叔店面的帮忙吗?」
  「是啊,这次骨董店有大买卖。要待上一个礼拜左右。想把切嗣先生扫墓的用具跟行李摆在一起啦。」
  「是吗?」
  确实听说收养玛丽亚家的人有著亲戚还住在冬木,经营著骨董店。有时候玛丽亚会在那边帮忙赚点零用钱(自己偶而也会这样做)
  「不过一个礼拜……你又想买什麽?」
  「特选猪骨跟高级味噌。还有高级的海带芽以及麵条。」
  居然不到一秒立刻回答。
  ……各种意义上,音放弃了许多事情。
  「算了,吃早餐吃早餐。」
  「你这什麽意思啦!喜爱拉麵不好吗!」
  自己真的放弃许多事情。
  「算了……阿音,扫完墓就要赶快回来喔。」
  忽然间,被玛莉亚这样告知了。
  「这吹的是哪阵风啊?」
  「毕竟我有一个礼拜不在家。连你也不再的话……小奏会担心、伯父伯母也会担心的。」
  「好~」
  「然后接下来一个礼拜,要按时起床、吃早餐,陪小奏玩,还有不能动我的房间。」
  「你是我妈还是什麽的吗?……总之我不会有事情,我期待土产。」
  「嗯。」
  玛丽亚害羞的点头,然后音终于受不了的开口。
  「然后快滚,我还要换衣服。」
  「啊,对喔。啊哈哈哈……」
  奇怪的家伙,音也一边把人赶走。这次真的开始整理自己。
  「说的好像遗言一样呢。」
  楼梯间,玛丽亚拿起了手机,小声的的对著某人说话。
  难道不是吗?
  「我、我才没有!只是担心阿音而已!」
  既然这样想就不要让他在这时候前往战场。一般民众只会碍事。
  「……七名都已经召唤出来。在序盘都还没开始的现在,不会有哪个魔术师会在大白天战斗的。你就继续在冬木勘查最适合的狙击、暗杀地点,顺便护卫阿音好吗?刺客(ASSISSAN)」
  又是肮葬的工作吗……算了,反正是一直以来的事情。
  「啊……虽然说成功召唤是一件好事。不过为什麽拿金太郎的肚兜却跑出……啊~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真品啊!」
  又是以往的抱怨吗……算了,反正是一直以来的事情。
  「萝嗦!继续干活,我要去吃我的日式早餐了!」
  尽情用吧,我就依照自己的方式执行命令。挂了。
  「啊~赶上了赶上了。」
  总算强赶上巴士,音也到了座位时鬆了一口气。
  「供奉的东西准备好了……花的话,到那边再买。」
  记忆之中,冬木有东洋跟西洋风格的两个公墓。
  切嗣先生属于东洋这一边,所以可以携带供奉的东西。
  「虽然说不想去,但实际上我也做成习惯了。」
  看著内容相当充实的物品,音也叹了一口气。
  虽然没有那麽夸张,但是音也跟玛丽亚一样。很尊敬切嗣先生。
  自己有印象的火灾倖存者就有二十多个以上,一口气提供这些人到足以独立的金额究竟有多少这点音也不敢想像。
  光是这点自己就觉得有一辈子还不完的人情,如果不是因为不希望伤害对方家属的内心否则自己一定会想要跟对方郑重道谢。
  「之前曾听孤儿院院长说过切嗣先生有一个儿子……想这些也没有用……睡觉吧。」
  离抵达冬木还有两个小时。行进中的车上也没什麽事情好做。
  更重要的事情是不知道为什麽,只要睡午觉的话自己就不会做那个梦。所以最近有睡午觉的习惯。
  「失礼,方便打扰一下吗?」
  然而在自己正要闭上双眼的时候,却被人阻止。
  「请问刚才听到的切嗣先生,难道是指卫宫 切嗣?」
  那是一个有著长髮的……流氓?
  身材高大,满身肌肉,最重要的是不悦的神情。额头几乎皱在一起了。
  不但如此手上还拿著一根还没开始抽的雪茄,完全就是某种黑社会人物的长相。
  「啊……失礼。」
  不管在行进中的车辆,流……青年站了起来,来到自己旁边的座位。
  「这是我的名片。
  上面写著艾尔梅洛伊二世的名字,难道跟玛丽亚一样是外国人?
  「艾尔梅洛伊先生?」
  「请称呼我为艾尔梅洛伊二世,这姓氏是继承来的……话题扯远了,我在英国担任某间大学的讲师。卫宫切嗣的儿子曾经是我的学生,请问你跟卫宫切嗣是什麽样的关系?」
  「……可以不要回答吗?」
  应该说回答起来太麻烦了,所以音也不太想回应。
  更不用说感觉这家伙来者不善,照实说的话搞不好会引来某些问题。
  「当然可以,不过这样的想法可能会让人觉得你有某种特别的企图。我承认我对阁下来说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但是只从这点就判断我是个坏人太过含血喷人了。」
  「曾经在孤儿院受过切嗣先生金钱上的支援,所以在切嗣先生病逝之后每年都会来扫墓。」
  「是冬木大火的……看样子我做了失礼的举动了。在这边向阁下致歉。」
  艾尔梅洛伊似乎是查觉到这问题究竟多麽敏感,收起了不悦的态度。
  「名片上面有我的名字,如果在冬木遇到问题可以打电话来找我。我会尽可能帮忙的……还有,如果可以的话之后的扫墓能让我同行吗?对于日本的地理除了秋叶原之外都不是那麽熟悉。」
  「……诶?」
  秋叶原,是那个吗?
  电器大街的那个,二次元、以及电玩集合地的那个秋叶原?
  「当然供奉的物品金额我会帮忙出的。」
  「可以是可以,能问问原因吗?」
  「看起来阁下果然是不知道呢……也就是说果然是巧合啊。」
  艾尔梅洛伊二世露出稍微遗憾的神情,最后说道:
  「卫宫切嗣的两个孩子,在去年过世了。」
  「……什麽?」
  卫宫切嗣有两个孩子,分别是身为弟弟的卫宫士郎、以及身为姐姐的卫宫伊莉雅。
  卫宫伊莉雅的身体天生就不太好,医生诊断活不过十九岁。
  为了治疗这唯一的姐姐,身为弟弟的卫宫士郎想尽办法。跟艾尔梅洛伊二世似乎也是在那时候认识的。
  但事实是残酷的,最终两人不但没有治好疾病。甚至都因为意外身亡。
  卫宫家族已经没有人了。
  「阁下每年都刻意避开节日跟忌日对吧?所以才会不知道。」
  两人来到了祭拜卫宫切嗣的地方。
  果不其然的,在这多出了两个名字。
  「儘管公务缠身,但我仍然希望能够替那个笨蛋扫个墓。」
  艾尔梅洛伊二世刘露出不满、但同时非常怀念的表情。
  「…看样子明年开始要做更多准备了。」
  但是对于音也而言,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这件事情。
  实际上对于切嗣先生他有的感情只有感谢,至今为止也一直在心裡默默的希望他的亲属能够得到幸福。
  但是,现在这份期待却毫不留情的消失了。
  音也感到非常遗憾,不过他没办法欺骗自己说他很哀伤。毕竟自己连他的长相都没看过。
所以能做的只有一件事。
  「……感谢您的恩惠所延续的温暖。」
  音也只缓缓的开始提起水桶,打扫起墓碑的附近。
  最后点了香,插在坟墓的一旁。
  「那,我就在这裡告辞了。」
  「啊……感谢阁下今天的善行,祝您今天有美好的一天——给我慢著。」
  忽然的,艾尔梅洛伊二世露出尖锐的眼神。抓起了音也的左手臂。
  「……这是怎麽一回事?」
  「什麽怎麽一回事?好痛!?做什麽啊!?」
  手背一阵麻辣的刺痛感,而且还逐渐看出某个图案。
  「白痴,这不可能!七名已经全数被召唤出来才对。在这之中出现第八名什麽的,而且还是个一般人!?难道预备系统被打开?这不可能!」
  尖锐转变成为警戒,音也一瞬间被压倒在地上。
  「你这小子是谁!是如何对圣杯战争进行干涉的!」
  「你在说什麽圣杯战争!?完全听不懂啊!而且很烫,你的体温是多高啊!?不要一直压上来!我是个正常性向的人!」
  「很烫?……啧,给我起来!」
  「一下子把人压倒在地一下子要人起来你是怎样啊!」
  「F●●K!不要在那边讲这些有的没有的!手上有令咒加上魔术迴路傻傻的一直打开,圣杯战争还没开打就这样乱来是想害死自己吗!?」
  「你在讲哪国的网路术语啊!想去秋叶原的话我等等画个地图给你啦!」
  「F●●K!不听别人讲话的白痴!所以我才说你们日本人除了秋叶原的游戏以外真的最烦人……闪开!」
  自己被脸颊被用力踹了一脚,飞到了卫宫切嗣的墓碑前面。
  在怎麽忍耐自己也到了极限,被压在地上,之后被踹飞出去。只要是正常人都会发火的吧?
  「你这家伙在干……诶?」
  但是,却被眼前的景色吓傻了。
  「呜啊~~」
  那是一个,不知道该如何说明的奇妙物体。
  白色,两隻眼睛,没有手臂只有两隻脚。
  要说可爱倒是颇可爱,不过自己觉得比较搞笑就是了。
  说起来明明没有嘴巴为什麽会「呜啊~~」的叫啊。
  「啧,埃及神话的召唤兽……这次的从者有一个是那边来的。小子,快点走!」
  「呜啊!」
  自己根本不用问为什麽,就知道原因了。
  那个搞笑的生物,居然用堪比子弹的速度飞过来。甚至还打穿了卫宫切嗣旁边的墓碑。
「……不是吧?」
那东西不是只有搞笑而已。音也顿时双脚发软。
  「就说了要你快点走没听到吗!提振精神,不要因为畏惧而在这边丧失宝贵的性命!」
艾尔梅洛伊二世慌忙的喊著,那奇妙生物也越来越多。
「去冬木找一个叫做远板的宅邸,跟裡面那个嘴巴不留情的家伙说是我叫你来的!如果怀疑的话就说三年前欠我的中古游戏机马上交出来!」
「都这种时候了你还在乎中古游戏机……」
音也是个非常平凡的普通人,就算知道要跑起来。脑海却不听使唤。
没事的,前辈……前辈一定做得到的。
「是谁!?」
请跑起来,前辈。
这声音非常温暖,甚至该说有种怀念,甚至有种在哪边听过的感觉。
请呼唤我,前辈……
左手发出了耀眼的红色光芒,回过神来一看那居然是个刺青。
「不可能,没有仪式场所居然可以连接英灵!不对,现在这不重要,小子快点召唤!」
「召唤什麽啊!」
「召唤可以让我们不会挂掉的存在!做不到也给我做,否则我们都完了!跟著我念!」
说真的,完全不明白。
完全不明白这个满身肌肉的流氓究竟在说些什麽、想些什麽?
自己甚至有种被耍了的感觉。
「……」
然而,看著旁边那被打穿的墓碑。
自己也只能接受这一切。
「我、我知道了!」
之后想起来,那大概是自己永生难忘的一件事情吧。
「闭却(盈满)。闭却(盈满)。闭却(盈满)。闭却(盈满)。闭却(盈满)。週而复始五回。
然盈满之时便应废弃。」
彷彿对这段咒语有所感应,那些奇妙的物体全部瞄准音也,开始发射。
「――――宣告。
汝以身追随于吾,吾将命运系于汝剑。
追随圣杯之召唤。
若愿顺应此意、此理,便回应吧!」
说实话,好害怕。
我只是来扫墓而已,为什麽会遭遇到这种事情?
难道是因为我做错了什麽吗?
难道我不能好好道歉吗?
「于此起誓。
吾是成就世间一切善行者。
吾是诛灭世间一切恶行者。」
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前辈……
然而,那个声音却非常温暖的,报容自己。
不知道为什麽,听到这声音就觉得有股勇气涌现出来。就像是被守护一样。
「汝身缠三大言灵七天。
从抑止之轮前来吧,天平的守护者啊―――!」
光辉垄罩,显现在自己面前的。
是超出自己想像的存在。
那是一个稚气稚气未脱的脸蛋,以及姣好的身材。几乎能够满足男孩子喜好的部分全部都有的少女。
「梦裡面的,女生?」
「嗯?前辈在梦境裡面看过我吗?好害羞喔……」
少女用简直就像是刻意打造、却又不失均衡的艺术品一样的笑容对著音也笑了。
「SERVANT Shielder。在此呼应前辈的召唤,前辈,请指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一六八动漫网,168acg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168acg  

GMT+8, 2019-10-20 09:41 , Processed in 0.269112 second(s), 21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